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 > 网语言 >

对网络语言的看法怎么写

发布时间:2019-07-03 20:5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百利天下留学是百利天下教育旗下留学品牌,创办于2004年,专注高端申请,以留学咨询、留学职业规划、留学申请、留学签证为主营业务,申请范围涵盖美国、加拿大、英国、日本等国家。网络语言的兴起是人们始料未及的。MM、菜鸟、恐龙、粉丝、BT……这些俏皮的网语一下子得到许多年轻人的认同。然而,近些年来,网语已经“跳”出了网络,开始频频在电视、广播、报刊杂志等亮相,并在日记、作文中现身。

  网语泛化是汉语言生机勃勃的表现,还是对汉语言的恶搞和污染?对此的争议一直不停。2006年5月,教育部、国家语发布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对网络用语作了专门介绍,认为如何正确认识和评价网络语言,网络语言将向什么方向发展,它将会给母语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都是必须面对和关注的现实问题。

  “周末,读大学的GG(哥哥)回来,给我带了很多好东西,都系(是)偶(我)非常稀饭(喜欢)的。就酱紫(这样子),偶(我)就答应GG陪他去逛街吃KPM(肯德基、比萨饼、麦当劳)……”

  这段出现在某中学生作文中的让很多人不知所云的文字,就是在网络聊天室和论坛里经常能看到的语言。网络语言正悄然冲击着校园,成为不少青少年的口头禅,并不时现身在学生的周记、作文、毕业留言甚至班级墙报中。

  杭州市源清中学的年轻语文老师郑旭华在教师节收到学生的贺卡上写着“老师,我好稀饭你”,让她苦笑不得。郑老师说:“和同学交流时,他们会不时蹦出一句网语。年轻老师还听得懂,年纪大点的老师就反应不过来了。”

  “现在的话还可以这么说?”很多年轻人脱口而出的搞怪网语,让家长和老师一头雾水。市民王先生上六年级的女儿很喜欢上网聊天,现在和家人、朋友讲话也满口都是“偶”、“酱紫”等网络语言,甚至作文中也出现“JJMM”(姐姐妹妹)、“灌水”等网语,让人摸不着头脑。他担心:“长期下去,孩子的语文怎么能学好啊?”

  据媒体报道,某部队有一次进行队列训练。一名中队长刚下达命令,有一列队新兵突然冒出一句:“我晕!”中队长听后赶忙走上前,关切地询问:“哪里不舒服,我送你上医院。”一句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后经战士们解释,中队干部才弄清“晕”在网语中代表惊讶的意思。

  而各大电视、报刊杂志对于网络语言的青睐,更是对其的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超级女声”节目,“PK”(决一胜负)一词广泛使用。而诸如“MM”(妹妹)、“GG”(哥哥)等词更是频频出现在一些都市类的刊物中。

  没有人能否认当前我们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网络正在改变很多东西,生产、生活、休闲、交流方式等等,也由此产生了网络语言、网络文化。毫无疑问,单就表现形式和表现力来看,网络语言在相当程度上是对传统“规范”语言的颠覆和“革命”。

  2001年出版的《中国网络语言词典》是我国第一部专门收集网络词汇的词典。词典收词1305条,正文38万字。由于近几年网络语言的不断翻新,现在的网络语言已远远超过了当初的收录数量。

  网络语言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缩写型,包括汉语缩写和英文缩写,比如PMP是拍马屁的缩写,ps(网络美工)是英文photoshop的简称;谐音型,包括数字谐音和汉语谐音,比如520(我爱你)、5555(呜呜呜的哭声)、JJWW(唧唧歪歪)、斑竹(版主)等;童语型,网民喜欢故作幼稚状,比如将“东西”说成“东东”,“一般”说成“一般般”;新语型,一种是新创造的词汇,比如用“菜鸟”比喻初上网的新手,还有一种是旧词新义,比如将“丑女”叫作“恐龙”,将“丑男”叫作“青蛙”。

  网络语言主要有简洁性、新奇性、诙谐性等特点。由于网际属于实时交流,需要快速输入,数字、符号、拼音、汉字、英文字母杂糅在一起的网语,既简单易用,又能节省上网时间;网络世界同时又是一个推崇个性、追求创新的世界,在网际交流中,人们通过对语言的创新使用体现个性、追求新鲜感,这使得网络语言具有鲜明的新奇性;网言网语轻松幽默的风格,还迎合了紧张忙碌的现代人放松身心的需要。但不可忽视的是,网络语言在拥有上述特点的同时,也存在着语意模糊、不合规范、过度求新、沟通困难甚至粗俗低下等弊端。

  据《第1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6年底,我国网民人数达到了1.37亿,占中国人口总数的10.5%,并以青年人为主。庞大的网民基数为网络语言的迅速推广,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2007年的高考考纲规定,语文不考繁难字,用生造的网络语言可能会被扣分。上海、福建等地明文规定了国家机关公文、教科书和新闻报道中将不得使用不符合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的网络语言。同时,代表着汉语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几乎未收录网络语言。

  然而,关于网络语言的泛化是忧是喜的争论却一直没有停息。一些语文教师认为, 五花八门的网语源自一些网民游戏人生、标新立异等心理支配下的产物,其充其量只能在网络论坛中鼓捣和折腾,只能低频率地存在于论坛这个狭小的范围里。网络语言虽然冲击、解构和颠覆了既有的语言规则,但它与传统语言文字相比,显得很不规范。网络语言大量地使用缩写、错字、别字具有极大的模糊性、不确定性,有些简写形式甚至完全背离了人们传统的认知心理。试想,“神童”何以变成了“有神经病的儿童”?“MM”是两字词的拼音首字母缩写,可表示“妹妹”、“美眉”、“妈妈”等,有很大的歧义性,虽然其在特定情况下可以传递、交流信息,但如在社会上广泛应用则会引起混乱。另外,网络语言中某些低俗、晦涩的词语也影响着人们的审美情绪,对汉语的纯洁性造成挑战。

  但也有不少人对网络语言的立法禁用嗤之以鼻,认为这有些矫枉过正。其实,所谓汉语的“纯洁”本就是个相对概念。今日的汉语相对于古汉语来说早已“纯洁”不再。20世纪初,新文化运动促使一批新词新语出现,增强了汉语的生命力;而21世纪的网络时代,应该是一个更为开放、更具包容精神的时代。他们认为,语言是活的、变化的、一直处于发展中的,从语言并非一成不变的发展规律来看,网络语言的兴起是必然的。汉语有其广博的包容性,网络语言带来的冲击不仅不会触及汉语根本,反而会为其注入新的活力,更加丰富汉语的语言词汇。

  众说纷纭之下,人们不禁疑惑:网络语言,该堵该疏?它究竟能否进入传统汉语体系,成为约定俗成的一部分?

  浙江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省教育厅语管处处长徐伟标对记者说:“语言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有很强的包容力,也有其优胜劣汰的自身规律。我们对其应该持一种在开放中引导、规范的态度,同时也应重视网语泛化现象。”徐伟标认为,网络语言构成和使用十分复杂,不能用同一尺度衡量,而要区分不同组成成分、不同应用场合规范其使用,发挥其积极作用,限制其消极影响。”

  “中小学生正处于语言学习阶段,语言的鉴别力弱,语言规范知识和应用能力尚不稳固,经常使用网络的另类表达方式,会造成负面影响。”徐伟标认为,可以采取对网络语言进行实时跟踪研究,掌握规律;对网络语言在其他媒体和中小学教育教学中的使用做出明确规定;加强对网站的管理、监控、检查,建设文明网站和网页等措施来应对。

  一些语文教师认为,目前,网语迅速蔓延,那些热衷于此的相关编辑记者乃第一推手,堪称“功不可没”。他们在撰写文章和编辑版面时刻意选择和凸显“网语”,并视其为前卫之举而自鸣得意。如果执意将这些晦暗生僻的乱码一族,“生拉硬拽”地大量炫耀于报刊电视,势必会阻滞文字与信息的表达。

  网络的迅猛发展对促进人类文明、社会进步已经彰显了它的巨大作用。论起自己上网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也许是年龄大了点的缘故,也许是思想观念比较保守的原因,许多网络语言让我如坠云雾里,晕晕忽忽,不明不白。特别是在QQ聊天、论坛交流等方面,深感障碍较大,难以适应。

  近来,在梦幻、芸芸等论坛以及QQ群聊天中,交流的对象大部分是三十多岁的青年人,他们思想活跃、思维敏捷,往往都有某方面的特长,可以说是网络时代的宠儿。但他们用于与人交流的语言让我实在不敢恭维,有时简直是天方夜谭,让人不知所云。比如,我说成偶,就是说成94,不是说成8是,就是为凑是,的说成滴,你说成米,爱为奈,帅哥叫摔锅,人叫银等等,没有较长时间的揣摩、前后联想是根本无法准确地理解它的意义的。然而他们往往以此为新潮、为有趣、为追求。

  我认为,语言是用于交流的,如果语言新奇的让人无法理解它的含义,那这种新奇就是出轨的、不能让人所接受的。自从仓颉造字,汉语言文化历经了几千年的演变、传承与创新,在有着十三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各地的地方方言又五花八门,一字多音、一字多义的情况很多,也很复杂。虽然文字改革搞了多次,但收效并不很明显,加之近年来盗版书籍的大肆泛滥、网络语言的流行、外来语言的进入等,给广大青少年规范地学习汉语造成诸多障碍,错别字已经泛滥成灾。因此,汉语的规范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这个世界只要存在生命,就会有生命本身的语言。语言,是沟通的一种方式。一种语言的出现,即说明了一种文化现象的存在。比如股市,股市就有很多的专业数语,如牛市、熊市、大盘走势,等等。对于没有接触过股票的人来说,他们很难听懂其中的意思。随着网络的迅猛发展,网络语言也孕育而生,并且已经渗透到了现实生活中来。笔者因为工作关系几乎天天泡在网上,自然而然的能够接触到不少的网络语言。网络语言日新月异,如同互联网这个阳光产业一样。刚刚搞清楚“沙发”是什么意思,就被“米国”整蒙了,刚刚知道自己是在“造砖”,就被“楼上楼下”折腾傻了。我知道,我的这种落伍并不等于我很落后,只能怪网络语言太擅长别出心裁了。

  一直有人在对网络语言指手画脚,这样的指手画脚多数时候当然属于善意。比如说不少中小学生写作文使用网络语言,搞的老师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也许这是学生无意受网络影响造成的,或者是学生故意这样写来考考老师,但无论怎样,网络语言与现实中的语言的磨擦正日益明显,网络语言到底何去何从?网络语言是否真的是罪恶源泉呢?

  笔者曾有幸在大学里学过汉语言文学。古代汉语课所讲的内容虽然异常的丰富,但文章读起来却非常困难。很多的词语都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但那毕竟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况且对于中文系的学生来说,学好古代汉语是最基础的。看见媒体上有关网络语言的报道,笔者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倘若网络语言和文言文让你选择一种,你会选哪个呢?唯物论中讲,存在的就是合理的。网络语言今天能有它的市场,虽然它的存在是合理的,网络语言有多发展,网络就有多发达。我相信,网络语言是与时俱进的。

  刻意的强调网络语言在现实世界中的位置,其实是对网络语言的不公。对年轻人而言,网络语言与文言文,你说说他会选哪一个?我想,多数的人会选网络语言。如果有这样的考试,网络语言对阵文言文,你想哪个更能吸引人,我想还是网络语言。事实上,当我们指责网络语言的时候,更应该反省人们为何会选择网络语言。如果追求时尚的话,我看文言文的空间更大。假如在网络上使用文言文,一定要比网络语言更具有吸引力。不能只将责备的目光对准网络语言,事实上,在接受时尚的时候,更多的情况意味着传统文化的丧失。网络语言的普及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传统语言(即文言文或古汉语)的光芒暗淡。有批判网络语言的时间,不如普及真正的国文――古代汉语。应该让苦涩无味的汉语言充满大智慧,而不是使网络语言耍小聪明。

  2010年,随着计算机网络的快速普及,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词汇,开始频频出现,不仅如此,还深入到生活中的各个角落里,一时间,“浮云”、“神马”等词语开始扩散开来,影响了一大批人。这些网络语的广泛影响力,和极快的传播速度都让人感到吃惊,仿佛在一夜之间这些词语就涌现了出来,有点让人措手不及,却又新奇、形象。近几年来,网络上不断出现类似的语句,像:“你妈喊你……”、“……最讨厌了”、“你妹”等等,啼笑皆非之间,又十分的贴切,更加的融入了生活。

  其实网络流行语,就是在网络上流行的语言,是网民们约定俗成的表达方式。它有两大特征:一是年轻化,二是有文化。不过,从语法、词汇来说,这些词句中有很多都违了人正常的语言习惯。但是,网络的广阔覆盖面,让这些简单又特殊的词语迅速在人群中“走红”。这些词语通常很新奇,而且很形象的将一件事物表示出来。随着外语的不断涌入,吸收外语发音,引入外来词汇也促进了文化的交流。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我国正处在高速发展阶段,对外开放程度更大,互联网当然也就成了交流中,必须的一种方式,而且它更加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信息交流在瞬间就可以完成。有了网络的帮助,再加上电视媒体的不断渲染,这些词语能够红遍网络,也就无可厚非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网络语能迅速风靡全国,也与我们特殊的文化底蕴有关。五千多年的文化沉淀,造就了特出的文化背景,汉字符号繁多,以语素定型,孤立性强,这就能让我们完成无数种不同的组合,来表达我们的想法和意念,这也是这些词语诞生的一种方式,不光如此,各地的口语、方言也为这些词语的传播提供了基础。广东话中的“虾米”就曾经红极一时,跟现在的“神马”意思基本一致。这也就体现出了网络用语中词语意思的不确定性。不同的说法让语言更加吸引力。

  我们在生活中接触的这些语句就更多了,因为生活中很多东西就口语化了,将口语化的字、词原封不动的写出来,就又成了一种语言,这也是网络语言产生的一种方式。不过,网络词语的泛滥,也让我们的学习和生活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身边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哥”、“姐”和各种的“……帝”级人物。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把这些带到了我们的生活中去了,“我上的不是学,是寂寞”,连一个小朋友也脱口而出。在电视,晚会中更是屡见不鲜,甚至还评出了网络流行语的排行。这不仅体现了这些本来难以接受的词汇已经融入了生活,而且已经被人们完全接纳。

  相对来说,年轻一代更乐于、善于使用这些语言。有人说,它是社会生活的鲜活体现,也是多彩学生生活和学生心理、社会心理的一种折射。对于年轻人来说,网络流行语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朋友之间的调侃多了点言语,给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而且在我们的校园中,同学们都是网络使用的大客体。网络是学生了解现实、了解生活的重要方式,而网络上常有一些非主流意识得以表达,这些意识往往给人极新鲜的感觉。而同时一些新闻事件,例如 “欺实马”、“躲猫猫”之类,开始出现时没有予以澄清,大家因为好奇就更加关注它,由此类似词语就流行开来。

  总体来看,这些词语很多还是来自我们的生活中,只是被人们重新拾起,加以重视。国产动画片“喜洋洋和灰太狼”让灰太狼这个模范丈夫的形象受到众人追捧,于是网络上开始有了“嫁人要嫁灰太狼”的说法。不仅是对对方的要求,也是对美好生活的期望。许多小品,相声中的经典段子,也都几乎在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不仅因为它们通俗易懂,而且它们能将生活中很多的东西生动的表现出来,让人耳目一新。一句“我爸是李刚”反映了社会的种种法与德之外的恶劣现象。从字里行间,让人学会了很多的社会现象,人生百态,笑一笑,却也让人感触良多。

  无论是网络流行语还是教科书语言,都是人内心世界的一种体现,是人们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网络流行语的生成和发展,反映了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的社会文化特点。很多的流行语都是从反面讽刺对权力、名人、金钱低俗的祟拜,阐述对生活,对社会现象的一种不满,是对内心想法的宣泄。不过,这些网络语也有很多不好的方面,错别字和曲解的意思层出不穷,而且这些网络语的侵入,势必会对原本规范的汉语产生一定的冲击。这让我们不得不担心,汉语的纯洁性会不会被破坏,从小生活在网络世界中的下一代,会不会不再知道标准汉语的概念!这些问题真的值得我们好好的深思。

  不过,年轻人依然是网络世界的主力军,在现在的网络世界上,获取信息的数量很庞大,从这批年轻人做起,规范网络信息也是必要的,从现在的年轻一代入手,净化网络环境,逐渐将这些网络语言引入征途,但要注意的是,这方面不能做的太极端,如果一味追求网络用语的极端纯洁,那么净化网络就又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因为从大的方面来说,网络流行语也含有有利于语言发展的成分。引用网络上的话来说——网络语言虽然也是“浮云”,可还是很“给力”。

http://pediassociates.com/wangyuyan/38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