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 > 网易笑话 >

别在餐桌上闹笑话 日本饮食礼仪与禁忌(全文)

发布时间:2019-06-12 09: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首先从大方面来看,日本人一般不吃肥肉和猪内脏,也有人不吃羊肉和鸭子;招待客人忌讳将饭盛过满过多,也不可一勺就盛好一碗;不能把饭盛得过满或带尖。作为客人就餐时,忌讳只食用一碗就说够了,第二碗饭即使是象征性的,也应要求添饭,只吃一碗认为是象征无缘;忌讳用餐过程中整理自己的衣服或用手抚摸、整理头发,因为这是不卫生和不礼貌的举止;日本人使用筷子时忌把筷子放在碗碟上面。

  用餐时,不能把筷子插在盛满饭的碗上。因在死者灵前的供桌上往往筷子摆成这种形式。

  给客人盛饭时,禁忌把整锅饭一下分成一碗碗的份饭,因过去给囚犯盛饭时多采用这种方法。

  着过筷的饭菜和动过口的汤,不能吃到一半剩下。携带食物外出郊游时,禁忌把吃剩的东西丢在山里。据说这是担心吃剩的东西会招来鬼魂。

  我们在青森弘前公园酒店吃的青森乡土料理,是一种竹筐式料理,每人桌前摆放一个竹筐,各种餐碟都放在框内,旁边会有一个小炉子,炉子上有一大号扇贝壳做容器,通过炉底加温,让眼前的食物变的温暖起来。之后的每一天里,只要看到此类器皿上桌,就知道——乡土料理来了!

  有的温泉酒店用餐是在榻榻米上,脱掉鞋上榻榻米,可以跪式也可以盘腿坐着。对于同行的法国人来说,显然榻榻米用餐,空间局促了些。每个人身前放一个小矮桌,椅子是带椅背的,幸好后面还有一个椅子背,否则我不知道吃饱了我会不会想倒下舒服一下。

  日本料理相对比较叫讲究,先不说不同食物有搭配不同的料汁,就是对于那些不同的菜品,也会根据不同需要,搭配不同的餐具。当然如今日本人普通家平时也不是这么吃的,在日本很多家庭都比较西化,也不在是坐在榻榻米上用餐,但在个别老人家可能还会沿袭这样的习惯。但对于正规的宴请,还会保留一些传统的东西。

  用餐结束后,日本人喜欢击掌来结束这一次宴席,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依然入乡随俗,照做了。这还不算什么,最有趣的是,为了击掌整齐,队长还让大家演习一遍,对于这点,我有待更进一步的了解才是。

  这个是前菜,左边是味林酱油烧鱼,中间小鸟器皿里面也是有食物的呦,最右边是十和田牛蒡酱油渍。

  器皿那真是美的冒泡,爱不释手,幸好没生邪念。右下角是菜单,日文,基本看不懂。

  青森的苹果非常有名,据说在华堂卖好多钱一个呢,最后的苹果派,用青森苹果做的,很美味。

  桌上摆放的这些只是一部分,因为实在摆不下来,吃完开胃菜会撤掉空盘,再上新的。

  最先品尝的是这个梅子酒,很喜欢,冰镇的更好喝,桃心造型的小酒杯,超有爱啊。

  秋田锦牛陶板烧,牛肉和蔬菜搭配,南瓜很好吃。锅内只有一块猪油,客人用餐前会在底部加热,然后猪油预热融化,蔬菜垫底,牛肉放在蔬菜上面。很是讲究。

  中间那个麦穗也很牛,一根麦穗,个别麦子头会爆出米花。是吧麦穗放到锅里干煎,熟了便是这种爆开花的样子了。

  那个盖着碗的器皿,分好几层。最底下带字的底座是酒精灯,客人吃之前才会加热,加热时间不多不少,正好是20分钟。银色盛器里面装的是生米饭,上面盖着的是木质锅盖。米饭是现加热的,从锅盖里面伸出的是勺子把,用来盛米饭用,在上面扣着的是饭碗,当然是用来盛饭用啦。米饭非常香,白口吃也很有味道,这个米饭里面加了芝麻或者鱼肉碎等辅料,吃起来就更香了。

  最后甜品是布丁,配葡萄啊,葡萄味道和北京的不太一样,果实紧实,味道有点像玫瑰香,但果皮内部的口感,滑溜溜的,不是用嘴一抿就破掉的那种葡萄。

  会席料理上菜的基本顺序,有的旅馆是从开胃菜、生鱼片等凉菜开始,到最后的米饭,一道一道地上菜。也有的旅馆是事先就把大部分菜肴码在桌子上。如果是部分码在桌子上的,品尝顺序是先从凉菜开始,比如开胃菜、生鱼片;然后是烧烤,烧烤有盐烤也有自己动手烤完蘸酱汁的;之后是油炸食品, 如各种天妇罗,有大虾天妇罗也有有蔬菜天妇罗;之后吃煮菜,如果煮菜是用小炉加热的,那最好趁热食用;之后便是羹类,如茶碗蒸;再之后可以适量吃一些清新小拌菜,为即将食用的米饭、味增汤做清口准备。一旦吃过米饭和汤,就意味着用餐接近尾声,最后会上水果或者甜品,吃罢甜品后,便用餐结束。

  吃到这顿,咱也算吃了好几顿了,对这类料理,整体感觉是少油少盐少油水,清淡养生健康菜。开胃小菜、鱼生、拌菜都是凉的,煮物大多都低盐,味道鲜美。但咱这中国胃,还是很馋麻辣香锅、烤鱼之类的高油菜,回到北京以后,我就直接杀向朝阳大悦城,一个人点了一大份烤鱼。

  这里的啤酒据说都很不错,也很贵呢,不过我不太会喝。倒是旁边的鸡尾酒深得我心。

  每餐必有的生鱼片,不知道在日本普通人家,是不是天天吃这个东西。据说最高品质的是鱼生里面带金枪鱼。

  在日本吃的每一餐,都会有这么一道菜,用小炉子加热着,我对这类菜统称叫咕嘟菜,哈哈。

  这个鱼叫啥给忘了,吃到过3次。据说吃这条鱼的高手,用筷子把正反两面都压松,然后吃掉鱼肉,可以拿起一根直挺挺的带头鱼刺。在场的人没有成功的,因为鱼刺很密,炸过的鱼骨头还很酥,不容易呢。

  在宴会上就餐时,忌讳与离得较远的人大声讲话。讲话时禁忌动手比划和讲令人悲伤或批评他人的话。

  在较大型的宴会上因故要中途退场时,禁忌声张,否则会使主人不欢,他人扫兴。

  就餐时禁忌口含或舌添筷子,忌讳含着食物讲话或口里嚼着东西站起来,否则会被认为缺乏教养。

  在日本,招呼侍者时,得把手臂向上伸,手掌朝下,并摆动手指,侍者就懂了。谈判时,日本人用拇指和食指圈成“O”字形,你若点头同意,日本人就会认为你将给他一笔现金。在日本,用手抓自己的头皮是愤怒和不满的表示。日本人饮食中的禁忌也会因为不同区域而有所不同,例如有的人家正月忌食杂煮;有的村或部落忌食鸡肉或鸡蛋等。但是,吃饭或喝汤时发出声响,日本人不仅不忌讳反而欢迎。因这种行为往往被认为是用膳者对饭菜的赞美或吃得香甜的表现,这点相比大家都是知道的,特别是吃拉面的时候,带着声响把汤喝个顶朝天是最好的表现哦!

  日本的相扑、柔道、花道、茶道之类的传统世人多知,不足为奇。可称为日本一绝的倒是另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项目”——“女体盛”,这是用处女的裸体盛寿司给客人吃的一道大菜。“女体盛”日本自古就有,一直沿续至今,并被日本上流社会誉为是与茶道、花道同类的传统艺术”,是一种终极享受的“饮食文化”……

  从事这种职业的人也称“艺伎”,挑选“女体盛”艺伎的要求非常苛刻,首先,必须是处女,因为日本男人认为只有处女才具备内在的纯情与外在的洁净,最能激发食客的食欲。其次是容貌要较好,皮肤光润。白皙。体毛少、身材匀称、不能太瘦、太瘦缺乏性感。血型最好是“A”型,日本人普遍认为,具有“A”型血型的人,性格平和,沉稳,有耐心,最适合从事这种职业。

  “女体盛”艺伎上岗前必须经过严格的专门训练,传统的训练方法是在裸身上6个点各放置一枚鸡蛋,要求在静躺4个小时后,鸡量仍在原位不动。

  为了锻炼坚韧不拔的毅力,在静躺过程中,有人不时地往身上洒凉水。其间只要有一枚鸡蛋从身上滑落,计时器立即转到零位,训练还得重新从头开始。

  这样枯燥乏味一动不动地躺着不啻是一种莫名的折磨,如同受刑一般。训练完后疲惫不堪,身体好像上了石膏一样的僵硬。

  艺伎经训练合格后才允许“上菜”,每次“上菜”前要进行90分钟极为细致的净身程序,先将腿部、腋下的体毛除净。

  用温水淋遍全身,将无香味的肥皂擦在一块海绵上,再用这块海绵遍擦身体,使全身满附肥皂泡沫。按着用一个装满麦麸的小麻袋揉搓每寸皮肤,以彻底去除老化的皮肤角质。然后用热水冲泡,再用丝瓜筋揉一遍。最后用冰水淋浴,以免“上菜”时身体出汗。

  净身时不能使用任何带有香气的肥皂和浴液,香水更是绝对禁止使用,因为香气会影响寿司的纯正味道,并掩盖了少女身上天然的体香。一切收拾停当,专等“上菜”。

  宴席设在和式的建筑物中,室内布置简洁,一幅古画,一盆观叶植物,还有古瓷花瓶等古玩,以显示古朴、高雅。

  室内要求凉爽,旨在防止出汗。“上菜”时,“女体盛”一丝不挂。赤身裸体地躺在房间中央,摆好固定姿势,整个人宛如一只洁白的瓷盘。头发被拆散呈扇形摊开,并缀以花瓣。

  有人在她的阴部等羞处饰以树叶或花瓣,乳头按客人的要求或掩或露。助工从厨房里端来一大盘各种寿司,熟练而快捷地摆放在“女体盛”的身上,一刻也不得耽误,因为日本人认为寿司只有在刚做好的时候最有味。

  “女体盛”的胸部摆放着裱花奶油蛋糕,好像穿着美丽的文胸,漂亮极了。传统的在“女体盛”身上摆放寿司有讲究,根据每种寿司的滋味补作用摆放在女体盛身体的特定部位。

  如蛙鱼会给人以力量,放在心脏部;旗鱼有助消化,放在腹部;扇贝和鲤鱼能增强性能力,宜放在阴部……如今这种讲究逐渐淡化了。寿司摆放的数量不能太多,否则女体盛的身体将全被盖住,影响食客欣赏“美器”。经寿司装饰的女体盛,犹如一件精美的工艺品。

  一般女体盛是取仰卧位,正面上菜。有些食客提出背部,臀部上菜的特殊要求,“女体盛”艺伎也得给以满足。

  还有一些富商巨贾举办豪华女体盛晚宴,宴请同行和下属高级职员,场面很大,10个“女体盛”排成一排,甚是壮观。这显示出主人的高贵、阔绰。遇到此种情况,每个艺伎至少要“上菜”二次。

  参加“女体盛”宴会的客人,换上传统的浴衣进入用餐房间,坐在“座布团”(日式薄团)上。面对这美食 、“美器”,兴奋不已。有些人并不急于取食,而是品评“盛器”,如艺伎的身材、五官、头发、胸部、玉臂、秀腿……日语有“迷箸”的词汇,意思是手拿筷子,不知如何下手才好。

  “女体盛”艺伎一动不动静静地躺着,俨若石雕玉琢一般,听任食客在她身上挟持各种寿司。有些食客只顾欣赏“美器”,取食时心不在焉,将汤汁、饮料泼洒在女体盛的脸上或身上,日语称“泪箸”,这是常有的事;有的故意用筷子夹乳房、阴部;有的喝酒微熏发酒疯,满嘴不堪入耳的脏话,甚至将盖在下身羞处的树叶揭去。更使人难堪的是,有人喝多了,呕吐时竟将呕吐物吐在“女体盛”的身上,难闻的恶臭令人窒息。

  有报道说,一位老人参宴时因兴奋过度,心脏病突然发作,猝死倒在“女体盛”身上,吓得她魂不附体。尽管如此,在日本,作为“女体盛”就必须体现艺伎伦理的最高原则,那就是对客人的完全服务,娱乐和服从。静静的躺着,不能说,更不能动,眼睛凝视天花板,不得左顾右盼。一位“女体盛”自嘲:这仿佛是一具躺着的尸体。忍受着不守规矩的举止和污秽语言的挑逗,忍受着低级趣味食客的羞辱和嘲笑。遇到各种尴尬的事,只能忍气吞声,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咽。然而老板却另有一种说法:大多数食客都是守本分的,不守规矩的只是极少数,但这极少数要是遇上也是让人忍受不了。

  席终客人散,艺伎由于长时间的静躺,始终保持一种固定的姿势,全身肌肉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显得十分疲劳,此时还得像演员卸装那样进行一次净身。日本寿司多用马林鱼、鲑鱼、鲔鱼、鳗鱼、八带鱼、鱿鱼、扇贝、蛤仔等生猛海鲜制成,腥味极大,还有蛋糕上粘腻奶油及各种调味汁,这些附在身上的残余食物,须用柠檬汁和粗盐反复搓洗才能洗掉。如若须再次“上菜”还得再按“上菜”前90分钟的净身程序重复一次。

  有人认为,“女体盛”是不惜以摧残艺伎身心健康为代价的“盛宴”,完全是为了迎合一些富有男人畸形的贪欲,上述艺伎的种种遭遇就说明这一点。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人从事这种职业呢?这就是金钱的诱惑力。在金钱万能的日本社会中,无钱寸步难行,为了钱即使不愿干也得去干。

  “女体盛”时薪为2000日元,一周可赚20万日元,加上小费10万日元共30万日元,一个月就是120万日元。这么丰厚的收入即使受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http://pediassociates.com/wangyixiaohua/15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