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 > 网易电影 >

网易电影论坛携众大咖共寻华语电影春天

发布时间:2019-05-27 05:4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15年,中国的电影总票房达到440亿元,电影市场的强势崛起,使中国成为了紧随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而根据影视大数据平台预计,2016年,中国电影的票房将超过600亿,进一步逼近全球第一大市场。如此红火的中国电影市场引来了各方的关注:华语电影市场是否线日上午,第六届北京电影节即将闭幕之际,网易新闻在北京国际饭店举办了“解码华语电影新风向”电影论坛。论坛邀请到了网易游戏副总裁王怡、大盛国际传媒董事长兼总裁安晓芬、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基美影业总裁程笳淇和著名演员、新《鹿鼎记》导演包贝尔出席并发言,嘉宾们围绕票房、IP、营销、隐患等关键词各抒己见,分享观点,对华语电影的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

  “买房买车找不到老婆,大家进影院都是希望笑着出来。” 在讨论华语喜剧电影的高票房时,包贝尔认为如今的生活压力较大,大家都希望在电影院能有个好心情。

  从喜剧大片《泰囧》之后,喜剧类型电影已成为内地最受欢迎的类型片。根据统计显示,2015年十部票房过亿元的影片里,喜剧电影占据四席,不论供需指数还是平均单片人次都在主要类型片中拔得头筹,市场热度可见一斑。今年正月初一,周星驰执导的喜剧爱情片《美人鱼》更是创出33亿的高票房。在未来,第一部破40亿的国产电影会是什么类型?中国电影是否还将是喜剧片霸占市场独占鳌头?

  程笳淇谈到,电影是需要情感共鸣和情绪宣泄的,这种排解也是喜剧电影如此重要的原因,特别是本土电影。安晓芬表示赞同:“电影喜剧的功能不可替代,电影是满足好奇,也是满足观众对未知的探究,当然最后也需要表达,但这其中电影最大的是娱乐功能,观众在紧张生活之余是需要放松的。”

  包贝尔在被问到自己的喜好时表示,相比大片自己还是更喜欢制作喜剧,“给大家带来欢乐吧。其实从这个角度我觉得那些段子手都是很高尚的人。而且拍喜剧的过程也很欢乐,但拍奇幻片的过程比如《画壁》,就会让我觉得自己很笨,因为需要演员在蓝幕前去想象和怪物对戏的情景。”

  在好莱坞,一些票房高、受观众欢迎的电影作品会接二连三创作续集,衍生出“系列电影”,而其中的故事内容和关键角色即可被称之为IP,围绕经典IP产生的商业价值,可以在不同领域进行反复开发。近几年, IP也成为了中国电影行业的一个热词,根据热门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如《小时代》系列、《左耳》、《何以笙箫默》等片,都是根植于“IP”的项目开发,各大影视公司公布的很多大项目也都围绕IP展开。

  程笳淇表示,现在中文的IP已经偏离了原本的知识产权的原意,“我们关心的更多还是能否从中得到经济价值,所以选择的态度要审慎,做决定的时候也要有更全面的判断。”而安晓芬在讨论中则一语中的地解释了如今华语电影市场上IP的概念:“IP是什么?举个例子,美人鱼不是IP,周星驰是IP;小时代不是IP,郭敬明是IP;但换过来,刘慈欣不是IP,三体是IP。也就是说被大众广泛认知的那个点是什么。”

  即将指导大热IP《鹿鼎记》的新晋导演包贝尔直言自己压力很大,甚至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写下来,但是老板王长田给自己下了命令,时间也很紧,今年必须开机:“如果只是从《鹿鼎记》中选一个概念而不是直接改编,我想我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因为观众可能不会有那么大的期待,毕竟观众对IP改编都是有一个梦在里面,他会去看你拍的东西和他的梦一样吗?如果你完全按照原著拍,观众又会真的愿意去看一个他很熟悉的东西吗?”

  2015年12月,网易影视正式成立,入局IP影视领域,游戏改编电影也成为未来的大趋势之一。网易游戏副总裁王怡说,即便是游戏改编的电影,80%还是要靠后来的创作,“游戏是多线程的,电影是单线程的,做游戏改编就是要选取玩家可以代入的那些故事,这个故事在游戏中是非常多的,这就要看创作者怎么选择。”刘开珞则表示,他印象最深的游戏改编电影是古墓丽影,“它成功的点在于有一个很棒的人物,这个人物去和很多人物很对事件发生关系,这个出发点是适合电影改编的。”

  2015年是首个票房超过400亿的年份,也是票房黑马频出的一年。《夏洛特烦恼》、《大圣归来》等电影票房逆袭,让“小成本电影如何逆袭”成为了业内颇为关注的焦点。然而在票房逆袭之后,《大圣归来》制片人却自曝为营销出了100多篇软文、建“自来水”公司。这让“口碑营销”一词蒙上了阴影。小成本电影如何逆袭?电影该如何正确的进行营销?几位嘉宾分享了各自的看法和答案。

  就几部票房黑马,曾在麻花演过话剧的包贝尔说:“当时就和彭大魔合作,对他们的风格很熟悉,当时《夏洛特》还去找导演说自己想演夏洛,但说已经给了沈腾了,不过如果演了就肯定演不了港囧。包括大鹏,他和麻花都是跟观众做了很多的直接的交流,这种经验是很宝贵的。但是我自己拍《鹿鼎记》就不同,缺少的就是这个和观众的直接交流。”

  程笳淇说,对于黑马来说,大多是在某一个方向做到了极致,“比如《大圣归来》,是把西游记和孙悟空的魅力做到了极致,《煎饼侠》是把大鹏的个人魅力做到极致。只要做到这点,黑马就很有可能产生。”

  华语电影市场虽然风生水起,但是某些高票房电影负面新闻不断,电商的票补、热门电影延长放映时间、幽灵场等现象也让日益繁荣的市场出现了各种不和谐的声音,包括还有无所不在的“水军”,华语电影市场繁荣下的隐患及其解决之道也是业内大咖最为关注的焦点。

  包贝尔聊到这个话题,谈起自己的经历,比如去年的《港囧》,水军多把枪口对准了包贝尔,一致认为他比王宝强差,“这个话题特别热,骂的就越来越多,我自己也觉得很郁闷,但也只能以此为动力,没别的办法。”不过他也总结,自己的姿态倒是越来越低,内心也越来越强大,“徐铮之前就对我说,什么时候你对这些评论毫无反应了,你就强大了。”

  而对于买票房等事件,嘉宾们一致认为,这样的行为必须谴责,电影行业的创作者很辛苦,但为了保护他们,能良性循环,可以有更多资本的力量介入,这也是未来的大势所趋。

  刘开珞从自己的角度切入,他表示其实对这其中的某些事件可以接受,“比如《捉妖记》在已经取得了很高的成绩之上,为了拿到一个更高的目标去自己买票房,这个并不能单纯用道德层面去评判。但其实这个事情可以做的更诚实,就去老老实实地告诉观众,我想要再买三千万,然后拿到华语票房第一。”

  随着国内电影行业的发展,中国取得的票房成绩虽令世界瞩目,却往往会被形容成为下一个“超级票仓”,而非“电影强国”。作为一家有态度的互联网媒体,网易新闻希望可以通过举办这次论坛,与各界电影同好一起探讨中国变身“电影强国”之道。

  程笳淇在讨论中说,我们的文化输出其实很难,“因为和西方的文化差异太大。但其实人性也都是相通的,好的电影,讲述的东西又都是人性的共同点。” 刘开珞则对这个话题持相对悲观的态度:“文化输出是综合元素的比拼,在我们的音乐、艺术都没做到的情况下,要求电影做到也是不公平的。我们先要做的是,怎样把泛华语的市场做好,与英语电影先做到分庭抗礼。”

  在论坛最后,包贝尔打趣地提到,《美国队长3》的导演罗素兄弟之前去他的火锅店吃饭,也和他聊天说会在中国拍电影,“所以也许我们把自己的市场做好了,就像韩国电影一样,那时候我们的票仓做大了,就会和国外有更多的合作,也许我还能和安妮海瑟薇一起拍感情戏呢。”

http://pediassociates.com/wangyidianying/3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